希_

从恩典中醒来

【笔记整理】称谓录·卷一

冷西皮巨萌星:

暑假的时候偶然在书店看到一本《称谓录》,买回来看,然后就脑抽了想试着整理一下,于是就干了。_(:з」∠)_比想象中的更繁琐,所以时至今日也只做了卷一,在书里也就是18p。


以后要是有长性大概会慢慢做吧……前提是我别爬墙【笑哭。




【说明】


①按照《称谓录》中给的称谓,用CNKI古籍库进行了筛选,只保留在现有CNKI收录的西汉古籍中出现过的称谓。(同时剔除了一些无法查证含义的单字比如“祖”“君”“父”之类的orz)


因为词语的产生和消灭是没什么清晰界线的,其实刚开始我想的是保留西汉及之前存在的,但其实之前存在的有可能消灭,之后存在的有可能新生……于是干脆暴力一刀切,只保留西汉时期的了OTZ


因此会优先考虑用陛下当朝或前后脚的比如《史记》《春秋繁露》《新书》《盐铁论》之类的举例orz


②不严谨,不学术!就是个一刀切的粗暴整理笔记!本意是想着为撸文的时候制造一些方便_(:з」


③在“子称父”部分夹带了一段吐槽,请平和观看~【笑哭






一、远祖【远代的祖先】




①远祖


《春秋繁露》今春秋缘鲁以言王义,杀隐、桓以为远祖,宗定、哀以为考妣


②太高


《淮南子·泛论训》飨太高者而彘为上牲。


(祭天亦曰飨太高。)


③先


《报任安书》行莫丑于辱先。


④先人


《史记·太史公自序》废明圣盛德不载,灭功臣世家贤大夫之业不述,堕先人所言,罪莫大焉。


⑤祖考


《史记·三王世家》朕承祖考,维稽古建尔国家,封于东土,世为汉籓辅。




二、始祖【有世系可考的最初远祖】


鼻祖


《反离骚》有周氏之蝉嫣兮,或鼻祖于汾隅。




三、高祖【曾祖的父亲】


高祖


《说苑·修文》继体君世世不可居高祖之寝,故有高寝,名曰高也。


(高寝,古代最初受封君王之寝宫。)


(潜邱札记:曾祖之父为高祖,然自是以上,亦通谓之高祖。)




四、曾祖(祖父的父亲)


①曾祖


《新书·六术》曾祖昆弟又有子。


(曾犹重也。)


②曾祖父


《春秋繁露》人之人本于天,天亦人之曾祖父也。


③皇考


《愍命》昔皇考之嘉志兮,喜登能而亮贤。


④曾大父


《史记·夏本纪》禹之曾大父昌意及父鲧皆不得在帝位,为人臣。




五、祖【父亲的上一辈(混言之,则为祖以上之通称。】


①祖父


《春秋繁露》四祭者,因四时之所生熟而祭其先祖父母也。


(则古当有祖父、祖母之称。)


②王父


《春秋繁露》王父、父所绝,子孙不得属。


(加王者,尊之。)


③大父


《史记·孝武本纪》少君乃言与其大父游射处,老人为儿时从其大父行,识其处,一坐尽惊。


④公


《史记·外戚世家》封公昆弟。




六、亡祖【故去的祖先】


①先祖


《春秋繁露》此言不失其时以奉祭先祖也,过时不祭,则失为人子之道也。


②先子


《列女传》吾闻之先子曰“祭养尸,飨养上宾。鳖于人何有,而使夫人怒!”


(先子:古时媳妇对已经故世的公公的称谓,也称“先舅”。)




七、祖母【父亲的母亲】


大母


《史记·梁孝王世家》李太后,亲平王之大母也。




八、父母总称


亲戚


《韩诗外传》曾子亲戚既没,欲孝无从。




九、父


①父


《史记·外戚世家》薄太后,父吴人,姓薄氏,秦时与故魏王宗家女魏媪通,生薄姬。


②严亲


《列女传》夫妇人之礼,非媒不嫁。严亲在内,不敢闻命。


③翁


《史记·项羽本纪》吾翁即若翁。


(高帝纪注:翁者,父也。)




十、父自称


乃公


《史记·郦生陆贾列传》高帝骂之曰:“乃公居马上而得之,安事诗书!”


(一看到这个例句就想笑……orz)




十一、子称父


①大人


《史记·高祖本纪》高祖奉玉卮,起为太上皇寿曰:始大人常以臣无赖,不能治产业,不如仲力。


②先生


《韩诗外传》曾子有过,曾晰引杖击之仆地,有间乃苏,起曰:先生得无病乎?


③公


《战国策·魏策》陈轸将行,其子陈应止其公之行,曰:魏欲绝楚齐,必重迎公。


(广雅:公,父也。)


④君


《汉孔耽碑》其子手自注石,称耽为君。


(“君”,用以指称父或祖,古文多有用之者。如屡见于史传的“家君”,就是对他人自称其父,与“家父”同义。)


!!【在先生和大人这忍不住想说说题外话。】!!


犹记得当年见过大意是说汉武剧里动辄以“大人”相称,要知道汉代的“大人”可是“爹”的意思,见面就叫爹什么的……之类的吐槽。当初看了没觉得什么。现在查到这里的时候猛然醒悟了——词语的含义变迁不是绝对前后相继不重合的,也就是说词语的含义并不是单一的。再简单说就是:一个词语有A意义,并不妨碍它还有B意义。


汉代是以“大人”来代指父亲,可大概也不妨碍它作为一个普通尊称吧?


具体事例可见刘向的《说苑》。在说苑的20篇中有五六处“大人”,其中只有一处大概是“父亲”的意思,其他几处并非“父亲”,反而正是“体型大的人”和“厉害的人物,大人物”的意思。╮(╯_╰)╭


就像“先生”,这里可以用来指称父亲,可在汉代它也可以用来尊称文化人。(具体可见彭卫的)关于汉代指称词语的一系列论文。


于是现在回过头去想那个吐槽,就觉得23333了。


所以并不是世界上所有的东西的答案都是单一的,并不是所有的答案都是具有唯一性的标准答案啊23333虽说思维僵化不好,但大概也因为这样人文社科类的论文才特别容易操蛋吧_(:з」∠)_


#为了和谐,最后加一句:这部分吐槽并不针对任何人,只是针对吐槽本身而已。况且我已经忘了当初到底是在哪看到的那个大人等于且只等于爹的吐槽了23333#




十一、对人自称其父


①家君


《西京杂记》(成)帝曰:“可择似而不劳者奏之。”家君做弹棋以献。


(家君,即例文中刘歆谓刘向。)


②家父


《春秋繁露》刺家父求车,武氏毛伯求赙金。王人救卫,王师败于贸戎。


③家公*


(*这个没找到用例,但参考上文的“公”“君”“父”的用法,感觉家公大概也是可用的…)




十二、称人之父*


加“尊”*:尊君(晋)、尊公(晋)、尊大人(宋)


(*同样未在汉代古籍找到用例,但参照上文,也许可用……也许不可用_(:з」)




十三、亡父


①皇考


《新书·卷五》方春三月,缓施生遂,动作百物,是时有事於皇考祖考□□□□□□。


②先君


《春秋繁露》且其先君襄公,伐丧叛盟,得罪诸侯,诸侯怒之未解,恶之未已。


(2003阎丽译注《董子春秋繁露译注》译作“先父”)


③先公


《春秋繁露》取于大夫,以卑宗庙,乱其群祖,以逆先公,小善无一,而大恶四五


④先臣


《杂事秘辛》先臣故大将军乘氏忠侯商之遗女


(“先臣”实为君前自称其先祖)




十四、本生父【亲生父亲】


亲父


《史记·韩长孺列传》虽有亲父,安知其不为虎?虽有亲兄,安知其不为狼?


(“嫡父”未查到用例,或可)




十五、义父【因抚养或拜认成为的亲属】


假父


《说苑·正谏》吾乃皇帝之假父也,窭人子何敢乃与我亢!


(这个例句也属于看一次笑一次系列orz)




十六、方言称父


①爹(姼)


《方言》南楚瀑洭之间,谓妇妣曰母姼,妇考曰父姼。此皆考妣不谓死者之证也。


②阿社


《淮南子·说山训》西家子见之,归谓其母曰:社何爱速死?吾必悲哭社。


(①江淮谓母为社,雒家谓公为阿社。②社与“㸙”音相近。)


以下方言称父为汉之后古籍中所见的,觉得可爱就一起放上来了,也许汉代说不定也用呢→v→


③阿多


唐】又,荒俗呼父为阿多。


④㸙


北宋《广韵》吴人称父。


⑤郎伯·郎罢


明《天中记》闽人呼父曰“郎罢”。


⑥老相


明《正字通》吴下称父曰老相。


⑦阿翁


清《小知录》周秦晋陇,皆曰阿翁。






以上就是卷一的内容了~


至于卷二,基本上随缘就好………………【爬走【喂







别人眼盲心瞎我管不着。
此时此刻要珍惜你就对了。
好时光都该被宝贝
因为有限————

摘纪录:

人们常常是会受到质疑的,尤其是当你被看到的时候,很多人会说你凭什么。我不凭什么,但为什么不是我呢?为什么不能是我?为什么不行?
——林彦俊


感谢推荐


【看图说话的脑洞罢辽】
激/进青年学生林同学 X 留洋归来一心报国陈少爷

“年少竟觉时光长,保家卫国犹未足”

20世纪初,一/战结束后的巴黎和会犹如一枚炸弹炸在国人心上,上至政坛下至国民人心惶惶,其中最坐不住的是那群朝气蓬勃的青年学生。

讲台上德高望重的教授来的次数越来越少,林同学的最初的猜想一步一步得到了印证。林同学出身卑微,可这样的出身却让他体味到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个中滋味。起民智,醒民心,似乎更迫在眉睫。
他居住的巷子黑暗而又破陋,可恰恰是那样的地方成为了他们学习进步思想的接头处。

越是黑暗的地方,越要向着光芒生长。

———

陈少爷从日本回来的时候是悄悄提前跑回来的,他虽然人在日本,但心却实实在在想着国内的局势。小少爷在去往酒店的路上碰到了青年学生的宣讲,他见台上的人讲的慷慨激昂便停下来听了,虽不是辞藻华丽,却是字字诛心。
听着一半却听嘈乱声和枪声从远处传来,陈少爷定睛一看已有学生和执枪的人发生了冲突,心里噔的一下,便转过头看台上的人,而那人一个箭步冲下去妄图改变局势。陈少爷追上他告诉他现在并不是营救的最佳时机,告诉他跟自己走是最好的选择。时间紧急,林同学并没有犹豫,短时间做出了选择,林同学和陈少爷就这样相识了。

(后来就是五四)
(两个人乱世中报国的热血心肠,还有互相依靠信赖的支持)

-林同学的宣讲总能让人热血沸腾。“收复失地!”
-小少爷在学习接手管理家族药铺的同时,暗地里会做一些翻译的工作,向林同学和他们的战友传达世界的变革
-后来林同学托小少爷寻了份狱/警的工作,以便地下工作的开展
-陈少爷忍不下去了,和几个打着莫须有幌子的不知何方人马打了起来(林同学回忆起来,陈少爷很凶,打人很准)
-后来他们并肩作战

“不仅爱你伟岸的身躯,
也爱你坚持的位置,脚下的土地。”


—————————
最后一张是想送给看到这里的人的话
青年当有向上的勇气和精神。

环绕地球四十四圈(一)
看图说话系列x
*乘务长陈立农x部门经理你
*bg/年下/别后重逢
*都是我瞎写的x
 

“尊敬的各位乘客,欢迎您乘坐中国国际航空。感谢您对中国国际航空公司的信任与支持,祝您旅途愉快。”

你又一次被上司在会上笑着维以大任地推出去出差了,用的还是升职这样令人无法拒绝的心动理由。
在多数人眼里不过是个三天两夜的出国游外加升职升薪这样上天赏饭的事情,你躺着椅背上呆呆地愣神,谁知道你用什么样的辛苦努力给老天付的饭钱呢。
 
“这位女士您好,飞机马上就要起飞,为了您的安全请把安全带系好。”
 
直到耳边传来温柔清脆的男声,你的思绪还在遨游,可眼神却先飘了过去。眯着眼睛的下垂眼盛满笑意,等你再反应过来,对方已经弯下身子把垂在你身体两侧的安全带拿了起来,轻声的和你说了一声:“冒犯了。”便迅速地给你扣好了安全带,把硬扣放在了你的手上。
你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调节了一下安全带的松紧,余光却瞥见他弯下腰来把头等舱的拖鞋拆开封替你摆好,消毒过的毛毯叠放整齐放在你的膝头。
你忍不住抬起头,看着他三七分刘海下的眼睛,猝不及防地被对方捕捉住,只见对方笑意更深。
 
“女士,如果您还有什么需要,请来找我,”你只见他用手托了一下他的工牌,“名字是,陈立农。”
 
他不等你的回应,说完便轻轻站起身离开了。
而听到这个名字的你,一瞬间就明白过来刚刚所有的一切不正常在哪里。
 
是他吧?就是他吧!

-tbc-

狼崽和乖乖兔一起喝nainai:)

和我茶搞了点洋农
*有私设
*别上升蒸煮
*食用愉快

昨天那个签名照引发的脑洞

是两个人练习生的前提
有脑洞继续写算个半架空
希望两个人一起走下去❤️

云听鹤唳:

世间情动,不过盛夏白瓷梅子汤,碎冰碰壁铛啷响。 世间情劫,不过三九黑瓦黄连鲜,糖心落底苦作言。
——《穆玄英挂帅》


感谢推荐。

那天和情缘炸了橙子
最喜欢这个词了
@云听鹤唳
努力练字!

【严肃讨论】请保护好自己,在人心难测的虚拟世界

Laceration:

#本文拙劣,开放转载,转至其他平台注明作者和来源即可,承蒙诸位抬爱


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令我想起一件往事。
我有个朋友是大学老师兼辅导员,手上资源挺多,对学生还是有挺大帮助作用的。那一次,她手上有个很好的实习机会,刚好班上有两个人选都很合适。两个学生A和B实力相当,品行也好,她一时还拿不定主意。
直到她收到了一封匿名邮件——她的职位和工作用邮箱在校内网几乎是公开的,有心就能查到,举报了A在网上“发布和传播yinhui小说”。证据丰富,一气呵成,文章截图论坛ID扣扣号码聊天记录以及最关键性的证据,自拍——只有半个下巴和一部分上半身,但背后的寝室和体貌特征,熟悉的人一眼就能认出来
我听她转述这件事听得简直目瞪口呆……因为,告密者绝对不是B。AB性别不同,关系很淡,B对于A的爱好一无所知,根本没有途径取得这些“证据”。
朋友是个开明又好管闲事的人,她直接叫来A,跟他把事情挑明,问他知不知道自己得罪了谁。
精彩的是,A十分确信举报者不是自己的室友或者朋友。因为他所有的“痕迹”都在一台加密的上网本上,除了深夜里拿出来码字,其余时候都锁在衣柜深处,从未失窃。他写文用的扣扣和日常用的完全是两个,从未在同一客户端登陆,密码也千差万别……他确信,一开始举报他的人就不在他身边。不然,寄到办公室的就是别的东西了。他也认为,这件事可能和实习无关,因为他行事比较“独断专行”,在他的圈子里得罪了不少人。
只是A,他在网络世界里难免降低了一些警惕性。不止一个人知道他的学校,甚至有些人知道他的专业,因为“聊天很开心”。A认为自己最疏忽的几次是收下了“网友”赠送给他的礼物,他小心又谨慎,连电话都给的不是常用sim卡,只给了一个名字。那明明是个很常见的名字……不,恐怕还有其他原因,只是A没有告诉她,她也没有问。
那个神秘的告密者把碎片一块块拼凑在一起,拼出了一个目的地,把自己的恨意寄了过去。


故事的结局可以说是很梦幻的。因为我的朋友实在是个开明的老师,因为A在这次事件中显露出相当不错的文笔和临危不乱的气质,他得到了这次实习。毕业之后,他直接出国读研,前途一片顺利。
不梦幻的部分是,A家庭优渥,有的是路可以走,匿名信从一开始就威胁不到他。可以说,哪怕那封信被发送到学校每个领导的邮箱里,A也不会怕。这一点,恐怕躲在暗处想要算计他的人都不知道吧。


只是,A已经这么幸运,这么谨慎,他还是遭遇了可怖的恶意。可能是言语中结仇,可能是嫉妒,可能是任何一种原因,做这种事的人,一开始就打着要毁了他的主意。如果有更多机会,相信背后的人会做得更好。
我一边整理这件事,一边思考……我是想要警告大家多保护自己,不要暴露过多个人信息?还是对人多一分防备,切忌交浅言深?
是,也不是。
世上的恶意是毫无缘由,又异常丰沛的,大到你人生中重要的决定,小到一个在深夜里用于释放压力的小小兴趣,都可能碍了某些人的眼,挡了某些人的路,然后他们会寻找你的软肋,狠狠地一口咬上去。
大概我们多少都要带着某种觉悟,在现实中,在网路上生活,约束自己,保持安全距离,不去伤害别人,也不被别人伤害。
入世之人其实是不存在真正的自由的……或许,我只是想说这句话罢了。


在网上,不存在绝对的隐私和安全。账号可能被盗,密码可能被破解,更不用说社交平台这样的公共场合,自己的信息一定要好好保护,千万别随意托付给别人。
比如发布微博lof的时候,有的系统会默认带上地址,精确到街道,这个功能很可怕,关掉它。
比如进入一个新圈子,遇到聊得来的同好,很快便发展到交流生活的程度,在建立起足够了解之前,不要过多吐露自己的隐私,不要有金钱往来。
比如在现实中,喜欢同一部作品或是cp并不能帮助我们建立友谊,虚拟世界的荣誉并不能为我们添加光彩……甚至,可能为我们带来灾难。
有时候我们一厢情愿地认为,爱好相同的陌生人都是善良的人,但这并不是真相。现实中无处排解的感情和无法分享的快乐让我们在网络上不由自主地相互靠近,驱散孤独……这也可能只是一种错觉。
共同的爱好只能帮助我们相遇。信任,友情,进一步的交往,那都是后来的事情,需要慎重的对待。
伤害别人其实非常容易,但要保护好自己也并不难。希望你们都能平安顺利。


让我们回到A的故事吧。
我朋友曾经用漫不经心的态度问过A的室友——结局是,A那个熄灯后在床上打字的习惯,几乎再没有出现过。


#微博的D2O老师总结了几点防人肉措施,很有参考意义,我在征得了她的同意之后转载到这里:


【话说防人肉除了不要在网上主动透露自己个人信息外,还有以下几点务必做到
1:用假名和模糊的收货地址(比如寄到学校不要写院系,不要寄到单位,不要填家里精确的门牌号)来收网友寄给你的东西。
2:转账尽量用微博红包,微信红包,QQ红包,不要支付宝暴露实名。
3:不要在自拍和发布的照片里暴露自己的地址和家庭环境。
4:工作和娱乐用的账号分开。
5:能少发就别发定位。
世上好人是多,但一个坏人就足够让你万劫不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