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开麦骂人

从恩典中醒来

台球室清场小妹。


穿着盖过屁股的白T恤,甩着头发在台球桌一边看我。她和我说别的人都走了,问我什么时候清完这几个球。


“就等你等得好久了。”冲我撅嘴埋怨,还带着撒娇的口气。


“我不会欸,你教我?”我戏弄她,哄着她到我身边来。她也不扭捏作态,顺着我的目光走过来拿我的球杆清球。


我的心思早就在她弯下的身子上了,她的袖口好大,胳膊动来动去还能隐约看到她乱晃的胸。白体恤随着她弯腰而揭开,露出了微微颤抖的大腿。我伸手带着那节衣服往上撩,指尖顺着她的臀肉一路向上。她回过头恨恨地红透了眼圈瞪了我一眼,可怜巴巴地告诉我不替我打了。明明恨的不行的语句,到她嘴里说出来就是甜的不行。


我赶忙贴上去搂着她软了的腰边亲边哄,“球都进洞了,我能进洞了吗?”